2019年12月9日 星期一 
所在位置:首页>审议意见>内容详情

省人大常委会审议水污染防治法执法检查报告的意见

信息来源:监督协调处  被阅览数:1129次  发布人:安徽人大网   发布日期:2019-10-30  

 

省人大常委会审议水污染防治法执法检查报告的意见

 

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听取和审议了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刘明波代表执法检查组所作的《关于检查〈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实施情况的报告》,并结合审议执法检查报告进行了专题询问。

常委会组成人员普遍认为,在生态文明建设不断深入推进的新形势下,全省各地区各部门贯彻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按照党中央及省委关于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决策部署,实施水污染防治法,水环境质量明显改善。省人大常委会的执法检查突出问题导向,聚焦重点领域,严格对照法律条文和法定责任开展“全覆盖”检查,执法检查报告紧扣法律规定,实事求是,重点突出,客观反映了我省水污染防治工作状况,深入分析了主要问题和成因,提出了明确的意见建议。大家高度评价执法检查组的工作,充分肯定执法检查报告,要求省政府及其有关部门认真研究处理报告中指出的问题和提出的意见建议,切实加强和改进法律实施各项工作。

同时,常委会组成人员指出,全省水污染防治形势依然严峻,有些法律规定实施不到位,存在的问题还较突出,全省水环境质量依然不容乐观。为进一步推进水污染防治法的贯彻实施,坚决打好碧水保卫战,常委会组成人员提出如下意见。

一、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

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和党中央决策部署,提升政治站位,保持战略定力,进一步提高认识,增强生态保护的责任感、紧迫感,把贯彻新发展理念、转变发展方式作为污染防治的治本之策,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及省委关于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重大决策部署,充分认识打赢碧水保卫战的重大意义,自觉把经济社会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统筹起来,把生态文明建设重大部署和重要任务落到实处。切实把习近平总书记对安徽的关心关怀转化为政治定力、实际行动和发展成果,坚定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信心和决心。要深入贯彻落实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战略,以生态环境共保共治为切入点,推动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把自然生态优势转化为经济社会发展优势。

二、切实解决好水污染防治中的突出问题

要紧紧围绕水污染防治目标任务,抓重点、出实招,努力解决水污染防治工作中的突出问题。在长江保护修复方面。要确保到2020年底,长江流域国家考核断面水质全面实现达标,水质优良(达到或优于Ⅲ类)国家考核断面比例达到85%以上,长江干支流消除劣Ⅴ类水体,市建成区黑臭水体总体消除。在饮用水源保护方面。要确保2020年底前,县级以上饮用水水源地完成规范化建设,建立水质监测机制,明确水源水、出厂水、管网水、末梢水监测指标、监测频次及信息公开要求,县级以上城市集中式饮用水水源水质优良比例达到100%在工业水污染防治方面。既要严厉惩处违法排污的主体,也要奖励积极治污的单位,把废水治理同推进清洁生产、发展循环经济结合起来,杜绝污染治理“一刀切”的做法。到2020年,全省万元国内生产总值用水量、万元工业增加值用水量比2013年分别下降35%30%以上。在城镇水污染防治方面。要结合城中村、棚户区和老旧小区改造,逐步解决雨污分流体系不完善的问题。到2021年,全省设区的市建成区基本无生活污水直排口,基本消除城中村、老旧城区和城乡结合部生活污水收集处理设施空白区。在农业农村水污染治理方面。要健全完善农业农村水污染排放标准,使之与农业生态系统保护契合起来,探索推广科学的农业生产模式,从根源上解决农业农村水污染问题。到2020年,农村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达到70%以上,畜禽粪污综合利用率达到80%以上。在船舶水污染防治方面。港口、码头、船舶修造厂等相关单位的环卫设施、污水处理设施建设规划,要加强与所在地城市设施建设规划的衔接,提高含油污水、化学品洗舱水等接收处置能力及污染事故应急处置能力。全省119家港口码头、146家船舶修造厂于2020年底前达到建设要求。 

三、着力提高水污染防治监管水平

在污染源在线监测系统的建设管理方面。要对重要饮用水水源地、产业转移园区和重大风险源下游等环境敏感断面加密监测,对重点污染源加大监督性监测密度。针对水质监测委托第三方数据失真、台账不健全的问题,要严格处罚;对情节严重的,予以市场禁入。在水污染防治技术的研发和标准修订方面。要深入开展饮用水安全保障、淮河和巢湖小流域水环境综合治理、水环境生态安全快速监测等方面科研攻关,加快生态环境地方标准的制定,2020年底前,出台《安徽省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水污染物排放标准》和《安徽省淮河流域城镇污水处理厂和工业行业主要水污染物排放标准》。在强化监管力量方面。要加强环境监测、环境监察、环境应急等专业技术培训,加强市县级执法队伍和能力建设,积极探索环保领域委托执法和综合执法,鼓励具备条件的乡镇(街道)及工业园区配备必要的生态环境监管力量,实现执法监管全覆盖。在完善水环境生态补偿机制方面。尽快实现森林、湿地、水流、耕地等重点领域和禁止开发区域、重点生态功能区等重要区域生态保护补偿全覆盖,更加突出对流域的管理治理,加强法律执行、政策落地、改革保障等方面的举措。在强化水污染防治司法保障方面。要积极推动设立水污染案件等环境资源案件专门审判机构和跨行政区域的环境资源案件审判机构。要发挥检察机关公益诉讼职能,支持符合法律规定的机关和有关组织提起民事公益诉讼,积极开展环境公益诉讼工作。

四、依法形成治污合力

在普法宣传方面。省政府及有关部门要加强水污染防治法的宣传普及工作,增强全社会的环保意识,不断扩大公民和社会各方面对包括水污染防治在内的环境保护工作有序参与,促进法律有效实施。在信息公开方面。要突出问题导向和公众关切,推动环保重大决策、重要事项、重要法律法规向社会公开,加强污染减排、环境监管执法、突发环境事件、环境污染举报和处理等信息公开。在压实责任方面。要坚决落实“党政同责、一岗双责”,进一步梳理责任,厘清职能职责和责任边界,严肃追责问责。要进一步推进建立跨部门协作配合、信息共享和协同联动机制,着力形成监管合力。

 

 

关于检查《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实施情况的报告

——2019924在安徽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

常务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上

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刘明波

 

安徽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是中央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期作出的重大战略部署。省人大常委会深入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特别是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把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的要求落实到实际工作中,加强与全国人大常委会监督工作的衔接联动,把水污染防治法执法检查作为全年监督工作的重点,于4月至6月开展了水污染防治法执法检查。现在,我受执法检查组的委托,将执法检查的主要情况报告如下:

省人大常委会高度重视这次执法检查,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李锦斌专门作了批示,强调要精心组织,认真落实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会议精神,扎实做好相关工作。这次执法检查由省人大常委会党组副书记、副主任沈素担任组长,副主任李明、秘书长朱读稳和我任副组长,成员由省人大常委会委员和省人大代表共16人组成,分3个小组,分赴安庆、马鞍山、蚌埠、滁州、淮南、淮北6市开展执法检查,实地检查了33个点位,随机抽查了32个点位。同时,委托其他10个市人大常委会开展检查,实现执法检查16个市全覆盖。执法检查组重点检查了省政府及相关部门法律制度和法律责任落实情况,检查企业主体责任落实情况,推动突出问题的解决,同时认真听取了人大代表、环保专家、企业代表和基层执法人员对加强水污染防治、完善相关法律法规等方面意见建议。

一、贯彻实施法律的总体情况

省政府及有关部门认真贯彻实施水污染防治法,积极推动水环境问题治理,水污染防治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效。2018年,全省106个国家考核断面水质优良比例75.5%,高于国家年度考核目标4.7个百分点;劣V类水质断面1.9%,达到国家考核要求。我省长江、淮河干流总体水质为优、巢湖湖区总体水质保持稳定,新安江流域总体水质为优。

(一)履行法定职责,提升治理水平

法律第16条对制定流域水污染防治规划作出规定。省政府编制了安徽省淮河、长江、巢湖流域水污染防治规划(20162020年)并纳入全国《重点流域水污染防治规划(20162020年)》中,明确要求突出优先控制单元水污染防治,对照目标和水质现状,编制实施水体达标方案。

法律第17条对制定和实施限期达标规划作出规定。根据省水污染防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关于印发水体达标方案的通知》要求,各市针对不达标水体制定了达标规划或方案及具体措施,确定了责任主体和完成时限,分年度推进实施,定期将工作开展情况向社会公布,接受社会监督。

法律第8条规定建立健全水环境生态保护补偿机制。省政府印发《安徽省地表水断面生态补偿暂行办法》,2018年起按月计算各监测断面污染赔付金和生态补偿金,全年共计发生污染赔付金1.58亿元、生态补偿金2.46亿元。全省16个市按照“全面覆盖,到边到底”原则,均已建立横向补偿为主、市级纵向补偿为辅的地表水断面生态补偿机制。

(二)落实监管制度,强化监督管理

法律第5条规定“省市县乡建立河长制”。省委、省政府主要负责同志担任省级总河长,并分别担任长江、淮河干流的省级河长,沿淮五市的淮河干流市级河长也分别调整由市委、市政府主要负责同志担任,进一步压紧压实河长责任。河(湖)长制体系全面建立,全省共设河长5.3万名、湖长2763名,覆盖全省河流湖泊。

法律第6条规定“实行水环境保护目标责任制和考核评价制度”。省政府与各市政府、各市政府与所辖县(市、区)政府层层签订《水污染防治目标责任书》,压实水污染防治责任。制定《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情况考核规定(试行)》,每年对各市政府水环境质量目标完成情况和水污染防治重点工作完成情况进行考核评分,考核结果作为对各市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综合考核评价的重要依据。

法律第2326条对建立和推行水环境质量、水污染物排放监测制度作出规定。政府部门加快建设生态环境大数据项目,采取“一张图”“一企一档”等方式,初步实现了省域内水、气、声等要素环境质量以及污染源监测与监控网络可视化;通过数据分析初步实现了环境质量和污染源现状及变化趋势展示与监控;积极推进重点污染源自动监控设备“安装、联网、运维监管”三个全覆盖,实现对污染源的有效、精准、科学监管。

(三)围绕重点领域,加大治理力度

法律第4章对重点领域的水污染防治作出明确规定。省政府及相关部门着力推进重点领域水污染防治工作。一是严格工业项目环保准入。对化工、造纸、电镀等重污染行业新建大中型项目实行省级环保预审,将国考或省控断面水质是否达标作为项目预审先决条件,不达标坚决不予通过。二是加快城镇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全省共有151座污水处理厂投入运行,城市、县城生活污水集中处理率分别达到93.9%93.4%。三是加强农业面源污染治理。推进化肥减量增效、农药减量控害。2018年,全省化肥使用量311.1万吨,下降2.4%,农药使用量1.28万吨,比上年下降1.5%,均实现“四连降”。四是加强船舶水污染防治。自2014年实施内河船型标准化工作以来,共拆解老旧运输船舶5037艘,改造生活污水不达标船舶9215艘。建立船舶污染物接收、转运、处置监管联单制度和联合监管制度,加强船舶修造企业环境污染整治,共关闭船舶修造企业177家,保留整改提升72家。

(四)加强监管执法,严惩违法行为

全省始终保持环保执法高压态势,运用环评限批、挂牌督办等综合措施,严厉打击水环境违法行为。同时,加强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对涉嫌水污染犯罪的,及时移送公安部门处理。2018年,全省检察机关共批捕水污染犯罪2035人,起诉涉水污染犯罪38136人。全省法院共受理水污染治理和水资源利用纠纷案件735件,其中刑事139件、民事482件、行政114件。依法严办跨省倾倒固废污染长江生态环境系列刑事案件,皖江五市公安机关共侦办破坏长江环境犯罪案件145起,采取刑事强制措施415人,移送起诉223人。

二、法律实施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从执法检查情况看,虽然各地各部门在贯彻实施水污染防治法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但有些法律规定实施不到位,存在的问题还较突出,全省水环境质量依然不容乐观。

(一)部分法律制度落实不到位

一是排污许可管理制度方面。法律第212324条对排污许可管理作出了明确规定。检查发现,一些重点企业排污环境信息公开不完整、不及时,少数企业不按规范填报排污信息。我省排污许可执法现场检查指南尚未出台,排污许可制度同环评、验收等制度尚未有效衔接,证后监管较为薄弱,排污许可证覆盖行业范围、企业范围、管理内容尚不能完全满足管理需求,到2020年完成覆盖所有固定污染源的排污许可证核发工作尚有不小难度。

二是河长制的工作机制方面。法律第5条规定,省、市、县、乡建立河长制,分级分段组织领导本行政区域内江河、湖泊的水资源保护、水域岸线管理、水污染防治、水环境治理等工作。检查发现,各级河长制责任压得不实,不同层级的河长承担的责任不明确、不具体,难以对河流进行精细化管理,相关部门主动作为、全力推进的工作机制尚未有效建立,河长牵头抓总、部门协调联动的制度优势发挥不充分,工作合力有待进一步增强。

三是监测制度方面。法律第2326条对水环境质量监测和水污染物排放检测作出了明确规定。检查发现,我省水环境质量监测网络覆盖仍不充分,尤其是数量众多的入河排污口,尚未实现监测全覆盖,入河排污量至今尚无法准确分析。有些企业监测仪器老化、配套设施不全,监测台账不规范,导致数据失真。如滁州市南谯新区污水处理厂总排口在线监测数据失真,氨氮数值经常为0,中控系统不能如实反映出水水质。有些第三方监测机构为了企业和自身利益,在监测中作假,影响了监测数据的真实性和准确性。

(二)水污染防治标准和规划执行不到位

一是水环境标准体系不完善。法律第1215条对省级人民政府制定水污染防治标准的情形作了规定。检查发现,流域水污染物排放标准、农村生活污水处理排放标准、畜禽养殖业污染物排放标准等制定相对滞后。有些流域上下游水质考核标准设置不够合理,如望江县境内华阳河入江口国控点考核标准为二类水质,化学需氧量标准为15毫克/毫升,而其上游华阳河流域宿松县境内黄湖、大官湖国控点考核要求标准为三类水质,化学需氧量为20毫克/升,在上游水质为三类的情况下,下游很难实现二类水质达标。

二是水污染防治规划执行不到位。法律第1618条对流域、区域水污染防治规划、限期达标规划的制定修订程序及信息公开作出明确规定和要求。检查发现,一些流域、区域水污染防治规划工作目标与措施脱节,规划执行缺乏资金投入保障,规划确定的目标任务不能按照时间节点完成。一些地方制定的限期达标规划缺乏整体性、系统性和可操作性,与国土空间规划、城乡建设规划、发展规划、流域水污染防治规划等衔接不紧密,相关措施制定落实不到位,无法有效实现限期达标。如蚌埠五河县怀洪新河和固镇县浍河断面水质不稳定,有连续月份超标现象;宣城市南漪湖均值水质为Ⅳ类,超过Ⅲ类的年度目标。

(三)一些重点领域水污染防治工作需进一步加强

一是部分饮用水水源存在风险隐患。法律第6566条对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和二级保护区作出严格规定。检查发现,有8个市将长江、淮河干流作为饮用水水源,而长江、淮河均为通航河道,水路运输危险化学品极为频繁,环境安全隐患较大。部分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内存在居民建筑、农业种植养殖等,整治任务艰巨。部分饮用水水源二级保护区内有公路、铁路、桥梁穿越,难以实行封闭式管理,没有设置明显的警示标识和采取必要的水污染防治措施,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淮南市凤台县饮用水水源地二级保护区存在凤台淮河二桥交通穿越。城镇用户水龙头出水水质监测经费难保障,信息公开不充分,公开渠道和内容不规范,难以满足公众的知情权。农村集中式饮用水安全保障能力薄弱,农村饮水水质监测能力、监测设备、监测人员及经费保障不足,部分农村饮水工程存在制水成本高、水质难达标、水费收入低、运行困难等问题。

二是城镇生活污水处理存在短板。法律第4章第3节对城镇水污染防治作出规定。检查发现,部分城镇污水处理能力仍不足,污水管网建设历史欠账较多。老旧城区、城中村、城乡结合部配套管网规划建设滞后,雨污分流体系不完善,雨污水管网错接混接较为普遍,合肥市排查出雨污混接点达5773处,淮北、芜湖、马鞍山等市老旧城区雨污分流改造难度较大。由于管网建设标准不高,河水、地下水渗入污水管网等现象较为普遍,污水处理厂进水浓度较低,收集处理效能有待提高。宿州市灵璧县污水收集不到位,污水处理厂运行负荷率只有60%,部分污水未经处理直排。有些地方生活污水直排问题突出,特别是居民小区阳台洗涤污水直接排入雨水管道现象普遍。亳州市涡河、宋汤河、龙凤新河等城市河道排污口经多次整治,仍有通过雨水口排放污水现象。

三是工业水污染防治任务依然艰巨。法律第4章第2节对工业水污染防治措施作出规定。检查发现,工业集聚区污水集中处理设施能力依然不足。一些工业集聚区未完成污水集中处理设施建设任务,部分工业园区集中治污设施老旧落后,超标排放等违法行为时有发生。池州市青阳县经开区新河和木镇园区的污水处理厂收集率低。部分企业园区污染治理投入不足,提标改造不及时,污染物不能达标排放。黄山市徽州区循环经济园污水治理能力不足,出水无法稳定达标。阜阳市工业园区配套污水管网不足,达标运行不规范。铜陵市狮子山高新区污水处理厂设计污水处理能力为 3000 /日,因对污水未做到应收尽收,实际进水仅300400/日,大量污水直排。个别企业受利益驱动,超排、偷排、直排甚至设置暗管、暗道排污的现象时有发生。一些污水处理厂污泥处置方式以填埋为主,距离资源化处置有较大差距。霍山经济开发区污水处理厂污泥处置不规范,存在二次污染隐患。

四是农业和农村水污染治理相对薄弱。法律第4章第4节对农业和农村水污染防治作出规定。检查发现,农村污水、垃圾治理能力薄弱。我省农村地区每年大约产生5亿多吨生活污水,农村污水处理多是照搬城市污水处理模式,尚未形成针对农村的污水收集处理长效机制,难以有效解决分散、量小的农村污水问题,农村污水直排现象严重。全省建成的757个乡镇驻地污水处理设施中,有77个未运行,有291个运行不正常;已建成655个中心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中,180个未运行,239个运行不正常。畜禽养殖污染比重较大,全省畜禽养殖规模化、集约化程度不高,养殖废弃物处理配套设施建设不完善。全省农村普遍存在有机肥使用推广难、化肥和农药减量化和利用率不高、秸秆污染水源等水污染难题,农业面源污染治理任重道远。

五是船舶水污染防治需进一步加强。法律第4章第5节对船舶水污染防治作出规定。检查发现,由于选址难,建设周期长,我省目前还没有建成危化品船舶洗舱站,危化品船舶洗舱难,有些洗舱作业不规范,造成水体污染。船舶生活污水处理设施改造进度缓慢。我省数量较多的400总吨以下船舶生活污水处理设施改造进展缓慢,部分老旧码头港口环境保护设施改造建设难度大,有的无证码头拆除后未按要求进行生态修复。

(四)水环境保护体制机制不够完善

一是联防联控协同治理机制推进缓慢。法律第28条规定,要建立重要江河、湖泊的流域水环境保护联合协调机制。检查发现,水污染治理的系统性协同性不够,统筹协调水资源、水环境和水生态保护的流域管理机制尚不完善,流域治理统一规划、统一标准、统一监测、统一的防治措施亟需加强,跨区域、干支流、上下游、左右岸联防联控协同治理机制亟待建立。

二是生态补偿机制尚需完善。法律第8条规定,要建立健全水环境生态保护补偿机制。检查发现,水环境生态保护补偿机制的有些规定可操作性不强,存在主体责任不够明确、补偿标准过低、补偿范围不够合理等问题。有些重要跨界水体尚未建立生态补偿机制,未能有效调动上游水生态环保积极性和下游的节水意识。一些地方虽然出台了地表水断面、饮用水水源地保护生态补偿办法,但森林、湿地、耕地等重点领域尚未建立生态补偿机制;按国家政策要求生态补偿应以横向补偿为主、纵向补偿为辅,但我省实施的水环境生态补偿机制以纵向补偿为主,市、县(区)之间的横向补偿机制尚未有效实施。

三、法律实施中存在问题的原因分析  

(一)思想认识还需进一步提高。一些地方和部门领导干部绿色发展理念树得不牢,需要进一步处理好生态环保与经济发展的关系,做到既保证生态优先又保障高质量发展。有些地方政府相关部门对水污染防治面临的严峻形势缺乏清醒认识,工作主动性不够,对解决一些历史遗留问题存在一定畏难情绪。一些地方政府对水环境质量应负的领导责任落实不够充分、不够坚决,责任意识传导不够。

(二)运用法律武器治理水污染还需进一步加强。一些领导干部对学习贯彻政策文件和上级部署要求比较重视,对学习贯彻法律法规不够重视,还习惯于靠发文件、用行政手段来推进工作,而有效的法律武器却没有用足、用好、用出成效。在水污染防治方面,还没有形成遇事找法、解决问题用法、化解矛盾靠法的法治思维。监管部门依法监督、有效监督、全天候全流程全覆盖监管仍存在较大差距。 

(三)水污染防治保障措施需进一步完善。一是投入和资金管理机制仍不健全。财政、企业及社会资本投入机制尚不健全,激励约束机制还未完全建立,良好生态资源红利尚未显著转化。部分市县在生态环保专项资金使用上存在资金结余较大、资金使用结构不合理、扩大资金使用范围等问题,污染防治专项资金的监督管理不够严格。二是司法保障还比较薄弱。全省缺乏专业化的审判机构,没有专门的环境审判法庭,机构和人员难以满足环境司法保护的需要,审判力量薄弱。三是科技保障有待完善。目前“智慧化”监管手段不多,对一些排污单位的监管还主要依靠实地查看,难以做到及时全面管控。基层环境监管部门人手少、专业水平不高,基层现有的监管能力不能满足水污染防治工作需要。

(四)水污染防治法宣传教育还需进一步提升。一些地方和部门对水污染防治法的宣传与培训不全面不深入,基层执法人员对法定职责认识不清,对法律制度不熟悉、把握不准,执法效果不佳;部分企业对水污染防治法条款的了解和认识模糊,企业依法治污缺乏自觉性。

四、意见和建议

(一)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和新发展理念

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和党中央决策部署,提升政治站位,保持战略定力,把贯彻新发展理念、转变发展方式作为污染防治的治本之策。要切实把习近平总书记对安徽的关怀信任转化为政治定力、实际行动和发展成果,统筹推进经济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层层传导压力,压实工作责任,坚定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信心和决心。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要把生态文明建设作为重点工作领域,从人大工作角度推动政府和全社会加强生态文明建设,进一步强化立法、监督和代表工作等,用法律武器治理环境污染,助力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

(二)依法推进重点流域、重点领域水污染防治工作

一是打好长江保护修复攻坚战。要坚定不移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长江“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重要指示精神,认真落实中央及省委决策部署,全面打造水清岸绿产业优美丽长江(安徽)经济带,扎实推进长江安徽段生态环境“三大一强”专项攻坚行动。要狠抓“23+N”突出生态环境问题整改,紧盯中央生态环境警示片指出的问题和中央、省生态环保督察反馈的问题等,确保高质量按期完成整改任务。

二是进一步加强饮用水源保护。要以保障饮用水水源地水质安全为核心,不断完善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制度,规范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划定和管理,2020年底前,县级及以上饮用水水源地完成规范化建设。要提升水质监测预警能力,2020年底前建立水质监测机制,明确水源水、出厂水、管网水、末梢水监测指标、监测频次及信息公开要求。

三是深入推进工业水污染防治。加快重点行业工业废水的治理力度,促进重点污染企业减排,把废水治理同推进清洁生产、发展循环经济结合起来,实现环境总量控制。到2020年,全省万元国内生产总值用水量、万元工业增加值用水量比2013年分别下降35%30%以上。

四是进一步加强城镇水污染防治。要加强城市黑臭水体治理,加快补齐城镇污水收集和处理设施短板,进一步完善污水收集管网体系建设,到2021年,全省设区的市建成区基本无生活污水直排口,基本消除城中村、老旧城区和城乡结合部生活污水收集处理设施空白区。要严格落实河(湖)长制,建立日常管护制度,确保达到长治久清效果。

五是打好农业农村水污染治理攻坚战。要加大农业面源污染控制力度,大力推进化肥农药“双减”工作,推广有机肥生产应用和种植新技术、新模式,实现农业面源污染控源减量。继续抓好秸秆和畜禽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工作,推进畜禽养殖环保监管措施落实到位。到2020年,农村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达到70%以上,畜禽粪污综合利用率达到80%以上。

六是强化船舶水污染防治。港口、码头、船舶修造厂等相关单位的环卫设施、污水处理设施建设规划,要加强与所在地城市设施建设规划的衔接,提高含油污水、化学品洗舱水等接收处置能力及污染事故应急处置能力。全省119家港口码头、146家船舶修造厂于2020年底前达到建设要求。

(三)全面提升水污染防治监管能力

一是加强污染源在线监测系统的建设管理。要加大财政资金对水污染防治监测等基础能力建设的支持力度,发挥好在线监测系统的监管作用。对重要饮用水水源地、产业转移园区和重大风险源下游等环境敏感断面加密监测,对重点污染源加大监督性监测密度。

二是强化监管力量。加强环境监测、环境监察、环境应急等专业技术培训,加强市县级执法队伍和能力建设,积极探索环保领域委托执法和综合执法,鼓励具备条件的乡镇(街道)及工业园区配备必要的生态环境监管力量,实现执法监管全覆盖。

三是强化水污染防治技术的研发和标准修订。深入开展饮用水安全保障、淮河和巢湖小流域水环境综合治理、水环境生态安全快速监测等方面科研攻关,强化技术集成与综合示范。加快推进标准制修订工作,围绕污染物排放控制、环境监测方法、污染处理技术规范等方面,加强环境保护地方标准制修订。2020年底前,出台《安徽省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水污染物排放标准》和《安徽省淮河流域城镇污水处理厂和工业行业主要水污染物排放标准》。

四是完善水污染防治资金投入保障和生态补偿机制。落实好国家对生态环境保护的各项税费减免政策,通过增加公共预算投入、优化支出结构等,分级分层分类做好水污染防治的财政保障工作。强化污染防治资金投入使用的绩效考核,提升资金使用绩效。完善现有的水环境生态补偿机制,尽快实现森林、湿地、水流、耕地等重点领域和禁止开发区域、重点生态功能区等重要区域生态保护补偿全覆盖。

(四)强化水污染防治法治保障

一是加强对法律法规实施的监督。各级人大要通过开展执法检查、专题调研、专题询问等方式依法强化监督,推动法律有效实施,助力打好碧水保卫战。要紧扣法律规定,敢于动真碰硬,在增强实效上下功夫,把法律制度的刚性约束作用发挥出来,让法律禁令成为不可触碰的“高压线”。

二是加快完善水污染防治地方性法规。结合实际加强地方立法,加快我省水污染防治立法工作进程。各市人大要抓紧制定与上位法相衔接、体现地方特色、能推动解决本地水污染防治突出问题、务实管用的水污染防治地方性法规。

三是强化水污染防治司法保障。积极推动设立水污染案件等环境资源案件专门审判机构和跨行政区域的环境资源案件审判机构。发挥检察机关公益诉讼职能,支持符合法律规定的机关和有关组织提起民事公益诉讼,积极开展环境公益诉讼工作。

四是依法形成治污合力。政府及有关部门要加强水污染防治法的宣传普及工作,促进各方面增强水环境保护意识。进一步推进建立跨部门协作配合、信息共享和协同联动机制,着力形成监管合力。各类企业要树牢法治意识,切实担负起水污染防治的主体责任。社会公众要积极参与和监督水污染防治工作,形成全社会积极参与水污染防治的良好社会氛围。

同志们,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地方人大肩负着重要使命。在庆祝共和国七十华诞到来之际,我们要进一步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切实担负起宪法法律赋予的职责,充分发挥人大代表作用,把水污染防治法贯彻实施好,走出一条以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为导向的高质量发展新路子,不断开创我省生态文明建设新局面,奋力谱写美丽中国建设的安徽篇章!

以上报告,请审议。

您是本站第231920位访客
安徽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办公厅 版权所有 备案号:皖ICP备05005511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1379号